请喝我这杯茶!不喝?那不准走伞乐活!_茶文化_茶网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8-29 16:53


  ;     性安然平静,茶是不霸蛮的。酒是莽汉,有能够强着干; 茶是才子,不会那末硬着来。劝酒的,才一杯又一杯,不 喝也得喝,不喝?往鼻子里灌;劝茶的,只是轻言细语:请 君默坐片时,得清闲处且清闲。

可是,这也不克不及一概而论,碰着晋代王蒙老兄,不把你肚子灌胀,他不会放过你。王蒙老兄是这么想的: 安逸生平之小平易近苍生,得解口渴以清热火,不成不品茗; 僧道方外之人,得伏睡魔以助禅思,不成不品茗;落拓 之士,得疏胸中块垒以栖情物外,不成不品茗。总之, 到了王老兄那边,不喝也得喝。其实,这也是说得通的, 有些人不走邪路,偏走正路;有些人不做人,偏做鬼,对 这些人,固然可以应用轰隆手腕,对他霸个蛮。

蒲松龄也是个霸蛮叫人品茗的人。蒲兄之霸蛮,不是王兄之霸蛮。王兄霸蛮,有点政委的意思,他是想叫 人不要往酗酒的正路上去,而往爱茶的幸福小道上走;蒲 兄呢,倒是文人经商的意思:兄弟,你满腹华章,却堆 在肚子里尽是浊气,先喝我一杯茶吧,把那华章引出来。 在蒲兄那边,人人都是文学大师,满肚子的文学,需求 茶来接引,才干出得来,这比如是抽水机抽水,若要抽 水如泉涌,先得往机子外面舀一小勺水做水引子。

王蒙兄霸蛮,是愿者上钩,你来我家,我才灌你,蒲 松龄兄霸蛮,是拦路剪径,他来路径,捉客品茗。他烧一 年夜壶茶,提到村头年夜树之下,那年夜树下是南来客与北往客 必经的枢路。有客来此,他一手端茶杯,一手扯衣角:坐, 请坐,请你喝我这杯茶!不喝?那禁绝走!蒲松龄兄也真够霸蛮的。


 

他霸他人的蛮,缘自他人霸了他的蛮。他一个文人, 家累书喷鼻,何曾想过到这半路上,干这“剪径”勾当? “五十 余犹不忘朝上进步! ”这“朝上进步”两字,原本是个褒义词的, 被人弄坏了,这就比如我们目下当今“提高”两字。谁不思“进 取” ?谁不想“提高” ?蒲松龄兄想“提高”,所以,考啊考, 考啊考,“才子问我年几多?五十年前二十三! ”蒲兄考到 五十一岁,仍然是名在孙山外:“风檐寒灯,角楼短更,呻 吟直到天明。伴顽强老兵,萧条无成,熬场半生,回头自 笑蒙腾,将孩儿倒绷。”这个想“提高”的顽强老兵,那末 苦熬半生,想的是啥?是想公款买单,到酒局里饮酒去嘛, 没想品茗!蒲松龄兄霸蛮想“提高”,有人霸蛮禁绝他“进 步”,胳臂扭不外年夜腿,他使出奶力霸蛮,人家却只需勾个 小指头,霸个小蛮,就能够把他弄得“嗟叹到天明”。

蒲兄没若何怎样,就到路上霸蛮叫人品茗来了。不去教书 的日子,天天一年夜早,“携一年夜磁罂,中贮苦茗,具淡巴 菰一包,置行人小道旁。”他一团体坐在小道地方,打坐 在年夜树下,“见行道者过,必强执与语。”不管生与熟,都 给我坐下!不坐?我给你茶喝,行不?想这个手无缚鸡之 力的老头,死死地扯住他人的衣角,那景象也是怪诙谐的。 扯得住么?幸亏,他带了一壶茶,蒲兄的腕力必定扯不住 人,最初留住人坐上去,靠的必然是茶力。

这茶固然不是随意马虎喝得的。林mm喝了王熙凤的茶, 凤辣子就拉住林mm禁绝走了: “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,怎 么还不给我们家作媳妇儿? ”蒲兄扯住人品茗,都是汉子, 不克不及做媳妇,只能做谈客。那就谈吧,那就说吧。谈甚么 说甚么?随意谈,随意说,“搜奇说异,随人所知。”谈客 说得口干舌燥了,“渴则饮以茗”,蒲兄就做效劳生,在一旁给倒茶。

南来北往客,或南来,或北往,恰是渴得很,路旁有 老生奉茶,喝吧,喝吧,不喝白不喝。喝了,茶费怎样付? 不要钱。当街开茶社,当路开茶肆的,哪一个不想赚钱?这 个老头固然有强买强卖之嫌疑,倒是一分钱也不收,真是 怪人!蒲兄开这家树下茶肆,甚么都不收吗?也不,他也 收的,他不收票子,他只收故事。

一个年夜汉子,不去犁田,不去挖土,不去种土豆锄麦 子,整天坐在树下跟人扯白话,还倒贴茶水,这是甚么生 意,谁家生意是这么做的?他妻子不来拧耳朵?呵呵,蒲 嫂特是贤慧。五十一岁那年,蒲兄再次落榜,还想持续“进 取”,蒲嫂就说:算了吧,别去了,你的命不是官,强求什 么?若是强求得来,你也早该是省部级干部了。“君勿须复 尔!倘命应通显,今已台阁矣。山林自有乐地,何须以肉 宣扬为快哉。”蒲嫂真是个好嫂子。蒲兄那朝晨一年夜壶茶, 都是蒲嫂三更喊天光,四更里起来烧柴火烧的,蒲嫂看到 蒲兄坐在树下,日晒雨淋,她从自家房子拆了几块门板, 支起了棚架,叫蒲兄拿出暂时代课教员的工资,买来棚盖, 盖起茶棚来。蒲兄这个茶棚估量比他家的茅舍要好,起码 门好进多了啊。蒲兄家住的也是棚户区,“农场老屋三间, 旷无四壁。”他借了堂兄一块门板,将房子分红表里间,那 门呢,窄,错身过门,一人若进,一人得让。那时房价也 这么高么?其实价低价不高,欠好说的。没钱,再低也高; 有钱,再高也低!

在这年夜树下,在这茶棚里,蒲松龄兄烧茶拉客,给人 白喝,不要钱。如斯做着茶生意,不亏死了?不亏,赚了, 年夜赚了!赚了个盆满钵满,赚了个名满全国!茶通鬼神, 蒲兄那壶浓苦的茶,引来鬼神有数。好在,茶间鬼神不比 人世鬼神,人世鬼神都是恶鬼,茶间鬼神都是好鬼,这些 好鬼神,不单给蒲兄送来了故事,并且给蒲兄送来了神笔。 一部《聊斋志异》鬼斧神工,都是这些狐鬼蛇神付给蒲兄 的茶钱。蒲兄这生意多有创意啊,全国茶生意,就数蒲兄 做得最好。